<nav id="8mimg"></nav>
  • <nav id="8mimg"></nav>
  • 資源中心
    金蝶的進擊:中國ERP廠商的云化進入深水區
    發布時間 : 2021-09-02 14:40:15
    當新集結的研發團隊敲下第一行代碼時,他們沒有料到,這款日后被命名為“蒼穹”的平臺產品,在五年后會成為金蝶系列云產品的統一基座,以及上云競爭中的利器。

    2020 年,已經有超過 400 家大型企業、央國企的數字化系統和應用在這個PaaS平臺上運轉。僅在過去不到一年內,蒼穹幫助超過 40 家企業平穩替換了原本運行多年、甚至長達 20 年的國際管理軟件系統,最快的替換周期僅花費不到 3 個月。


    但與此同時,大多數人對金蝶的印象,可能還停留在財務軟件或 ERP 管理軟件時代。實際上 2020 年金蝶的 SaaS 云業務收入就已經超過了營收的 57%,并且比例還在快速擴大。


    金蝶憑什么能在短短幾年內從軟件公司徹底云化,以及研發出云原生的“數字底座”蒼穹平臺?日前,InfoQ 有幸與金蝶內部的數位專家進行交流,深入了解金蝶在從 ERP 向云 ERP(SaaS 服務)、再到 PaaS 能力構建的轉型歷程中,是如何思考和實踐的,亦希望此文能為正在探索數字化轉型的業者帶來參考和啟發。


    采訪嘉賓:

    金蝶中國副總裁、研發平臺副總經理、金蝶云蒼穹平臺部總經理 李帆

    金蝶云蒼穹平臺部副總經理 彭璐

    金蝶中國蒼穹平臺解決方案部總經理 徐昊

    1、從 ERP 到云 ERP 再到 EBC

    過去 30 年,金蝶經歷了從 DOS 到 Windows、從財務軟件到 ERP、再從 ERP 到企業云服務的數次轉型。


    2019 年,金蝶集團董事會主席兼 CEO 徐少春首次提出企業數字化進入后 ERP 時代,ERP 不再只側重于“資源”或“計劃”上,它正在快速轉移到“業務”這個焦點,逐漸發展成為一種更加廣泛的“企業業務能力”(EBC)。


    自此,金蝶以 2019 年為分水嶺,將這幾年概括為“企業數字化從 ERP 到 EBC 時代”,而這段轉型歷程,如今正演繹到屬于企業級 PaaS 平臺“蒼穹”的重要篇章。


    EBC 概念由行業分析機構 Gartner 提出,在數字化轉型的大背景下,一方面,它強調了企業的信息化建設不應該只側重在資源計劃上,而是應該側重在業務能力上;另一方面,它所涉及的范圍可以不斷外延和擴展。傳統 ERP 關注的是企業內部的信息化,不強調與外部的合作和連接,隨著數字化持續深入,企業將意識到數字化轉型的最終價值在于產品和服務的創新。


    在 EBC 的語境下,數字化平臺從僅與客戶相關的平臺衍生為五大業務平臺:面向客戶的體驗平臺、面向員工的信息系統平臺、面向萬物的物聯網平臺、面向伙伴的生態平臺和數據與智能分析平臺。


    理論上的支撐,讓金蝶對于自身的發展有了更清晰的戰略定位,2019 年,金蝶明確以“蒼穹”為統一開發平臺,并以云原生架構開發迭代了多個 SaaS 產品。2020 年,金蝶發布了“平臺 + 生態”戰略,更關注 ISV(獨立軟件供應商)伙伴和生態構建。


    金蝶中國副總裁、金蝶云蒼穹平臺部總經理李帆表示,2014 年從傳統的 ERP 轉向云 ERP 是金蝶一次比較大的轉型,蒼穹則算得上是金蝶全面云化和平臺化的標志,并且技術上有了新一輪更迭,同時這也是金蝶向大企業、超大型企業市場進軍的轉型標志。

    2、走向云原生

    “從技術角度來看,ERP 云化的核心是云原生?!?/strong>李帆認為,多數企業走向云原生的過程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云托管,把線下的東西原封不動地往云端托管,而現在有很多所謂的 SaaS 服務其實都是托管模式。


    第二個階段是云的優化階段,可能會用到一些云的技術,比如容器技術。原來需要托管到主機里面,現在做了一些優化部署到一個容器,那么資源的消耗就降低了。但沒有采用云原生的技術棧,仍是單體架構。


    到第三個階段,則是真正實現了多租戶的云原生階段?!氨热缥也贾靡惶?ERP 給 100 個客戶用,以前云托管模式,100 個客戶就要在云端布 100 套 ERP?,F在多租戶架構給 100 個客戶可能只需要布一套;云原生還包括微服務化,把大的 ERP 進行服務化拆分,然后每個服務在容器里運行?!?/p>


    企業級的 PaaS,不只是技術平臺,還應該有數據和業務兩個核心能力沉淀,讓 IT 與業務完全融合,賦能業務人員,而不只是賦能技術人員。同時,任何一個平臺都應該是開放包容的,所以必須要有一個以 API 管理和治理為核心的開放平臺,來對不同軟件供應商的應用進行組裝。

    image.png

    蒼穹中臺架構

    技術中臺是整個中臺架構的底層,它為業務中臺和數據中臺提供了各種各樣的大數據、物聯網、安全、運維等專業的云計算服務,屏蔽掉技術細節和復雜性,提供簡單一致、易于使用的技術基礎設施能力接口。


    InfoQ 獲悉,蒼穹從一開始研發就采用云原生技術棧,而不是“改造”已有的產品服務。“在 2016 年真正開始做蒼穹的時候,云原生技術主要是像 Google、阿里巴巴等互聯網公司在用,企業級的應用軟件還很少涉及,金蝶那會對云原生還沒有什么感知,所以在技術棧的選擇上走過一些彎路?!弊鳛樯n穹平臺的研發負責人,李帆對早期技術選型踩過的坑仍記憶猶新。


    “比如容器技術,我們早期選擇的是 Mesos,當時主要看重它的輕量級,考慮到我們企業級應用不像互聯網應用規模那么大,所以選擇了一個輕量級的來用,但是 Mesos 的開源力量太弱了,后面 Google 的 K8s,也就是 Kubernetes 技術棧成為了容器的主流開源技術,所以我們后面又必須要轉回來?!背酥?,李帆表示微服務框架以及數據庫的選型上也有類似情況。比如從Dubbo到更主流的Spring Cloud,默認數據庫從PostgreSQL到MySQL再回到PostgreSQL,這些技術選型都是在實踐中調整、在實踐中總結。當下,蒼穹已經能兼容多種技術。


    目前,蒼穹整個技術棧中采用開源 + 自研的比例比較高,這是因為蒼穹從研發之初就定下了一個強制要求——不能用任何商用軟件。理由也很簡單,選用商用軟件對于做公有云服務的金蝶來說,成本太高。后來,在國家政策層面,自主可控、國產替代成為“關鍵詞”,這也與蒼穹“開源 + 自研” 的思路一致。據了解,蒼穹已經與華為鯤鵬生態體系全棧技術完成適配。

    3、沉淀“獨門技術”

    除了云原生,低代碼也是如今 PaaS 開發平臺的標配。過去,有定制化需求的客戶往往需要上門定制應用,而云原生架構下,企業可以自行修改或購買 ISV(獨立軟件供應商)的模塊并獲得快速響應。


    目前,低代碼平臺主要分為表單驅動和模型驅動兩種技術路徑。表單型主要面向非專業開發者,通過簡單的“拖拉拽”方式編輯和配置頁面、表單和流程。模型驅動的背后則包含許多業務模型、業務組件。


    蒼穹低代碼平臺的最大特點是模型驅動架構,開放了金蝶動態領域模型 KDDM(Kingdee Dynamic Domain Model )的模型設計標準與開發接口。早在 2000 年,金蝶 EAS BOS 引擎就開始關注和構建類似低代碼的平臺能力。由于金蝶每年都會面向成千上萬個開發項目進行開發擴展,其中有很多相似和類似的功能和模塊,隨著積累越來越多,金蝶提煉高頻及通用的企業業務場景,將其封裝成可復用的功能模塊,以元數據和模型驅動設計與開發。


    對于 KDDM 中“兩個 D”的含義,李帆做了進一步介紹,第一個 D 是“動態”。軟件開發有設計時和運行時兩種狀態,所謂設計時是指“寫代碼、做設計、編譯”等過程,在部署之前都是設計態,真正 run 起來的時候是運行態。而 KDDM 所謂的動態則是指,在做一個應用開發的時候,設計態和運行態是融合在一起的,不需要安裝部署編譯,直接就可以動態生效,可以極大地提升軟件開發的效率。


    第二個“D”是領域,更多是指軟件采用了 DDD 軟件領域驅動設計的思想,然后去做不同領域的劃分,包括怎么樣去設計每個域。


    總的來說,模型驅動的低代碼平臺包含了底層復雜的架構和模型思想,來支撐企業里面的真正的生產性運營系統,所以在金蝶人看來,KDDM 的“獨門”在于模型的設計思想和封裝,以及如何兼容二次開發和標準產品。

    4、場景趨同,技術融合

    對金蝶來說,進入 EBC 時代,大數據和 AI 這些技術也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作為五大數字化平臺之一的數據與智能分析平臺,身處其他平臺的交叉點,其數據來自于其他四個平臺,可以實現實時事件分析和流程調整、提供決策所需的數據和模型、以及自動化決策執行過程的算法。


    據彭璐介紹,在金蝶的產品體系里,數據智能平臺主要包括數據平臺、AI 平臺和 RPA 平臺(辦公流程自動化),從產品的角度看它們并沒有強依賴的關系,“場景是趨同的,技術是融合的?!?/strong>


    數據平臺包括:數據的可視化和傳統 BI(商業智能)的前端;ETL 工具,相當于數據的后臺處理,也是數倉的核心;數據集成。原本這三個方向在金蝶的體系中都是單獨的平臺,后來逐漸融合到一起。


    AI 平臺主要面向企業的一些智能應用場景,對企業業務的典型場景主要是洞察、風控、預測。RPA 這個詞匯出來得比較晚,其實金蝶內部很早就有類似于工作流、業務流程管理這一類的方案。例如給企業做的“自動結賬”功能,有了 RPA 之后就叫結賬機器人,類似的還有報稅處理,我們后來就叫報稅機器人。跟技術型的 RPA 平臺有所不同的是,蒼穹的 RPA 是以業務為核心,并且是金蝶的企業應用中原來覆蓋的一些核心流程。


    彭璐表示,大家以前并沒有對數據的價值有太多的預期,但現在隨著技術和算法的不斷發展,能做的事情多了很多,雖然不知道探索的邊界在哪,但這里面更多的是機遇。

    image.png

    在應用層面上,數據的用戶是業務系統,中臺的數據以“API”的方式提供數據服務,從而驅動重構業務本身,反哺業務。

    5、蒼穹的定位

    蒼穹平臺在服務企業的過程中扮演了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我認為應該是三個角色?!睋鸬袊n穹平臺解決方案部總經理徐昊闡述,蒼穹的第一個角色是“作為金蝶所有 SaaS 的統一的 PaaS 平臺”,以業務管理為核心,本質還是幫助企業實現業務上的管理,不管上云與否,而平臺技術起的是支撐和輔助的作用。


    第二個角色是大企業“IT for IT”的企業級 PaaS 平臺。針對一些對 IT 能力理解比較深入透徹的大企業,蒼穹希望將產品和技術能力輸送給他們的專業 IT 人員。


    第三個角色是企業級軟件 ISV 生態伙伴的 PaaS 平臺,即軟件背后的軟件,最后形成一個生態平臺。


    2019 年底,為了應對復雜多變的產業環境和國際形勢,保障業務連續性,華為海洋進行了全面的 IT 系統重構,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替換原有的甲骨文 ERP 系統。華為海洋業務遍及全球,業務是多國、多組織項目運作以及財務結算模式,以項目為核心,對財務、研發、制造、供應鏈等業務的需求極強,管理難度極大,對 IT 系統的依賴也很重,IT 變革面臨重重困難。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替換 184 個涉及方方面面的 IT 系統,且又面臨 2020 年 1 月新冠疫情爆發,讓原本壓力巨大的項目面臨更大挑戰。


    后來,華為總部、華為海洋、金蝶三方項目團隊僅用 9 周時間完成了 184 個系統同時上線,用國產化系統重構了華為海洋的業務能力,覆蓋 LTC、PTP、ITR、IPD 四大核心業務流程。這個“驚心動魄”的案例,在某種程度上也是蒼穹實力的證明。


    關于蒼穹 PaaS 服務的使用,徐昊指出有兩個常見誤區:第一,PaaS 平臺并非為了減人,而是提效和賦能,讓一些工程師可以更高效地生產;第二,蒼穹 PaaS 平臺主要解決的還是統一企業 IT 底座、統一 IT 戰略規劃的問題,如果企業目前的規模沒有達到一定的程度,上 PaaS 的意義和價值其實并不大。


    徐昊直言,toB 的業務沒有偶然性,它是持續穩定的,還是要多年持續地積累,因為在成功那一天之前,你是不知道它會不會成功的。

    6、寫在最后

    雖然從 2016 年開始研發,但 2018 年 8 月 8 日,是蒼穹 PaaS 平臺首次面世。


    與 toC 行業不同的是,toB 產品的發布需要有成功的客戶案例做背書。三年后,蒼穹帶著多個大客戶的實踐案例亮相,這些大客戶覆蓋了包括鋼鐵、農業、新基建等行業。


    在這次對話的過程中,我們似乎還能從采訪嘉賓的眼里感受到金蝶人在那一天的興奮與激動?!?018 年的時候,當時我們很多人,包括老板,都覺得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毙礻桓锌?。



    亚洲中文热码在线视频